灰烬

我可能就是个渣子( ˶´⚰︎`˵ )……

10篇短打+求换文(梗)

#Hat×Flug
#文笔渣到灰
#ooc让我有点方,还有点bug…
#轻点打我,谢谢(*˘︶˘人)♡*

【1】.Suffocation, manipulation(窒息,操纵)
——
       Flug感觉自己快要因为这种关系而痛苦窒息。
       他在操控你的理智,Dr.
——
【2】.Sweet, unreal(甜蜜,虚幻)
——
       Blackhat微笑着倒了一杯酒给他。
      血红的酒液在杯中来回摇晃,起伏。
      Flug看着那杯酒,耳边是他甜到发腻的情话。
      科学家轻轻品了一口酒,冲对面的上司勾起了唇角。
      鎏金的发色在烛火下闪映的美而虚幻。
      一触即碎。
——
【3】.Rage, madness(暴怒,疯狂)
——
       Blackhat瞬间暴怒,无数的分生组织疯狂的生长,直到把整个实验室搅的粉碎。
      那个可悲的科学家又逃跑了。
      再一次。
——
【4】.Illusions of peace(和平时期的错觉)
——
      我们真心相爱;我们之间相互坦诚。
      他从来没有尝试过逃跑,我也从来没有强迫过他。
      他没有对我表现过恐惧。
      真的没有。
——
【5】.Confusion, fear,hate and love(迷茫,恐惧与恨和爱)
——
      “Sir,I beg you,”Flug拿着一把枪,静静地指着额头,“Don't resurrect me any more。”
       Blackhat远远的看着,宛如一尊黑色的大理石雕像,高礼帽的帽檐投射下来的阴影遮掩了他的表情。
      枪声响起,他一步一步的走到科学家身前。
      随意的扯下沾上了鲜红的纸袋,他划开了自己的手掌,暗绿色的血液缓慢的覆盖了额头上狰狞的伤口。
      他看着他的神情由迷茫到恐惧,最后那清澈的湛蓝再次被恨意填满。
       他看见科学家眼中湛蓝的自己露出了鲨鱼的利齿,恶魔般的笑容渐渐扩大,眼中闪烁着疯狂的爱意:“It's been a long time,My dear boy。”
——
【6】.Fear is lover(恐惧即是爱人)
——
       “你这个愚蠢的科学家!这些都是什么垃圾?!”
        科学家瑟缩着身体,尽量降低存在感,瞳孔因为惊吓而时不时的放大缩小被迫的重新聚焦。
        他只不过是个懦弱的人类。
        那人的声音突然变成了嘲笑,靠近他的耳边,冰凉的气息让他有种压抑的窒息感。
       “还是说昨晚的事让你无法集中精力到这该死的研究发明上来?”
        Flug遏制不住的颤抖,一只触手将他的手和身体捆绑起来,纸袋被撕碎扔了出去。
       失去了阴暗的研究镜的保护,一双惊恐的浅蓝色的眼睛暴露在Blackhat的眼里。
       总是忍不住令人赞叹的恐惧啊,你让我如此沉迷。
      即使恐惧我的是我的爱人,那也值得我去欣赏。
      “Flug,你知道吗?”Blackhat突然放开了他,将他拥在怀里,微微用力的抬起科学家的下巴,清澈的湛蓝里仍然是迷茫害怕与畏惧的,“这样惊恐的你,我也依旧深爱着,不会改变。”
       ——那一刻起,恐惧才是他真正的爱人。
——
【7】.Crazy(疯癫)
——
        Flug是个聪明的科学家。
        他知道怎样取舍,怎样衡量,怎样适度。
        他甚至可以计划出近乎完美的逃跑计划。
        然后,被Blackhat再抓回来。
        锁在实验室几天,给予自由后,不久还会再次尝试。
        “我就不该一次次的归还你自由,”Blackhat咬牙切齿的说道,左眼镜片下有恶魂在沉沉浮浮。
        Flug抬头直面着上司的怒火,毫不犹豫的向前,环住了他的上司。
        颤抖的声音有些疯癫的狂喜:“只有这样,”他怀里的科学家说,“只有这样我才能确定你还爱我。”
        如果你连最低等且漏洞百出的逃跑计划都找不回我的话。
        那就说明我已毫无用处。
        我想那时候我就会回来。
        然后,跪下求你。
——
【8】.Unconsciously fall into it
不自觉沦陷其中(无脑甜…无脑甜……)
——
       “你可以尝试一下这个。”Blackhat将一盒蛋糕推到了Flug的面前,满脸的期待。
        “真的吗?”Flug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真心已经饿了的他迫不及待的要打开蛋糕的包装。
        蛋糕包装看起来很精细唯美,但丝毫没有繁琐——金色的盒子边角,黑色的底面上有着隐隐的骷髅花纹(由此判断肯定是Boos做的了),褚红色的丝绸在盒子上编织成一个漂亮的多层蝴蝶结,每一个蝴蝶结的角度都恰到好处,稍稍用力就能扯开。
       蝴蝶结解开之后,一张小小的卡片掉了出来,上面画着的大概是自己和Boos的简笔画?
       ……简笔画上的自己一脸娇羞是怎么回事?
       Flug抬头看着上司,上司也看着他。
      “我随便画的,别放心上。”Blackhat眼神飘忽了一下,搪塞道,“快吃吧,别在意这些没用的装饰了。”
       ……其实还蛮好看的……简练的笔画…
       打开包装后是一个小巧的黑森林,白色的底面上点缀着黑色的蛋糕玫瑰花,玫瑰花上也有黑色的金边,(Flug严重怀疑这个金色的粉是否能吃,因为它看起来就像是真正的金子一样在发光!)还有一些水果,大概是杨梅之类的东西。
       一个可食用的巧克力立牌,上面刻着花式的“To my love”。
       Flug拿起银质的餐具,刚要触碰到蛋糕却又像是记起来什么一样将餐具放回了原处,伸手摘下了纸袋。
       鎏金稍长的短发,湛蓝的双眼,长期不见阳光的肌肤苍白,堪比陶瓷般细腻,羽睫轻颤……
       “为什么平时你要带着这个没什么用的纸袋?”Blackhat拿起Flug脱下的纸袋,仔细的端详起这个没什么特别之处的纸袋(大概是购物用的?也许只是普通的纸袋?)纸袋上深邃的研究镜很厚,就像是……呃……墨镜?
       “我需要。”Flug嘴里塞着蛋糕,口齿却依旧清晰:“它让我有奇怪的安全感。”
        “我让你感到不舒适吗?”Blackhat回头直视着那双漂亮的眼睛,表情有些失落和疑惑。
         Flug停止了咀嚼,似乎再思考什么,末了耸了耸肩:“Sir,如果你不想让我戴的话我可以不戴着它。”
         Flug用银质的叉子戳了戳Blackhat手里的纸袋,一脸满足的冲他笑了一下。
         “我不强迫你,”Blackhat接过银质的叉子随手扔在了桌子上,“如果它能让你有诡异的安全感的话你就戴着它吧…我想这完全不影响我的心情。”
        肯定会有影响的,我相信。
       “这个蛋糕很完美,Sir。”Flug认真的用那双无害的蓝色大眼睛看着他的上司(天哪,我真的把那个金粉给吃了……不过它尝起来似乎是甜的?)“和你一样完美,我发誓。”
       Flug在说这句的时候虽然在强装镇定的夸奖,当然,苍白的皮肤上明显的红晕出卖了他。
       Blackhat愣了一下随即揽过了他的科学家,可怜的Flug似乎吓了一跳,但是眼中的光更加明亮,湖水般的眸子里有星光在浮现。
       一个吻沉浸在星光里,无关欲望的虔诚,让人沉迷。
      ——是什么吸引了你?
      ——我想就是这个。
      他笑道,覆盖住了他的双眼。
      那双除了他与星辰再也装不下其他东西的深邃湖蓝。   
——
【9】.无法正常思考的感情
——
       我控制不住的想要伤害你。
       但当我们再次亲密时,你眼中的恐惧让我惊醒。
       我开始厌恶,逃避,变本加厉。
       当安静下来,我又对自己失望至极。
       愤怒、轻视、逼迫、压抑。
       ——我亲爱的博士,看看你对我的脑子做了什么。
       ——我甚至无法停下来正常的思考了。
——
【10】.和平时期的错觉,Flug
——
      我并不是有意想逃跑的,我只是控制不住。
      我不爱我的上司。
      我的上司从来没有强迫过我。
      我总有一天会逃出去的。
      总有一天。
————————————————————
#一个脑洞…有大佬想换文玩嘛?
——
(1)Hat×Flug
        灵魂伴侣梗,
        开头是Flug的日记,写在Blackhat的手下干活的感想之类的(才干了三天)。
        然后灵魂印记就显现了,
        片段大概是( ˶´⚰︎`˵ )
————
“你们人类都有这么令人恶心的特征吗?”Blackhat皱眉道,扳过Flug的下巴,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脖颈。
       黑色的骷髅上开着几朵艳丽的荆棘花,随着颈动脉的跳动而微微发烫,呈现出一种令人赞叹的美丽。
————————
文笔渣的我只能表达成这样了……原谅我……
      然后就是Blackhat也出现灵魂伴侣的印记啦!
————————
      小臂刺痛的更加剧烈,终于Blackhat忍受不住了,暗暗的爆了句粗口,暴躁的撕开了左臂的衣袖——一个维多利亚斜体的F上缠绕着几根荆棘,刺的他眼睛发痛。
—————————
       设想美好…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大佬愿意接啊……瑟瑟发抖(◉ω◉υ)⁼³₌₃
       #大佬们来换文吧(。☌ᴗ☌。) 我一定会尽力把文写的……呃……带感一点……真的…
       #另外,求评论求意见啊(*˘︶˘人)♡*

【1】.Burn It Down

【1】燃烧殆尽
#Dru白切灰,有些病态的执着;
#Lusy不再像电影里那样贴心无脑,孩子们不再暖心;
#Gru变得优柔寡断,顾虑重重;
☞全员性格转变,文笔不好请见谅(cp:白黑)。
长篇情感(?)大戏,绝对不坑,真的(*σ´∀`)σ
       
    

      My dear brother, do you know what really blocks between us?
      我亲爱的哥哥,你知道真正阻挡在我们之间的到底是什么吗?
      That is not your love for me on the Yellow single cell foolish master protection also is not that a few brain;
       即不是你对我的爱漠然置之,也不是那几个无脑的黄色单细胞愚蠢的护主行为;
       It's the woman named Lusy and the family you miss.
       而是那个名叫Lusy的女人,以及你所留恋的家庭。

【1】

       “我觉得你再睡下去会错过一生中最棒的
早上,my dear bro.”Dru站在Gru的床边,稍加使力推了推还在睡梦中的Gru,看着他有些不情愿的翻了个身用枕头埋住自己的头顺便推开了他放在他背上的手,“你每天早上都会这么说,”Gru带着浓浓的鼻音回答着,“饶了我吧,肯定又像上一次一样弄出一个惊天的炸弹蛋糕炸了我的客厅沙发……你知道我花了多长时间才把那些奶油擦干净吗?”

       Dru有些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继续引诱道:“这次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绝对不会炸了你的客厅……实际上这次它不会再爆炸了,我发誓。”

       Gru往被子里缩了缩,最后像是被说服了,不情愿的从床上坐起来,坐在床边,抬头看见Dru做了一个极为绅士的动作,自暴自弃的呻吟了一声,勉强换上了正装,从一堆Margo放在他卧室里的机械零件里扯出来自己的围巾,随便搭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接过Dru递过来的外衣犹豫了几秒还是穿在了身上。

       Dru一直没离开,而是在原地默默地看着Gru,看着他打完哈欠蒙上了泪光的湛蓝的眼睛,看着他毫无戒备的将后背交给他的样子。
       Dru肆无忌惮的用眼光舔过Gru的后背,翠绿的双眼在他后颈处那道狰狞的伤疤处停了下来,眼中的光闪烁了几下,又渐渐的暗了下去。         
       冰凉的指尖抚上Gru的后颈,徘徊与那道刻骨铭心的伤疤处,轻柔却令人战栗。
      Gru轻轻的转过头,对上Dru的双眼,深潭波澜不惊。
      Dru没有就此收手,反而笑了笑,翠色的双眼眯起来,指尖缓慢的移动到Gru的颈动脉稍稍发力,享受着沉稳却坚定的跳动----兄长与生俱来的吸引力让他变得有点变态的狂喜,求而不得的焦灼让他想……
       也许……也许我可以得到他,用最简单的方法……
      “不去吃早饭了吗?”Gru幽幽的问到,不动声色的把围巾裹在了苍白的脖颈上,隔绝了Dru的视线打断了他的思绪,“当然,我还有惊喜给你呢,不是吗?”Dru开怀的笑道,眼底是纯粹的喜悦,拉着Gru快步走向餐厅。

       在转头的一瞬间翠绿中的纯净被火光吞噬,只有疯癫的执着和病态的狂热渐渐照亮了走廊中猩红的精致地毯。

【2】

      Long and Silver, exquisite smile. 
      长桌,银具,精致到过分的笑脸  
      Is this what you're getting at?
      这是你想要的吗?

      --“ Do you love her?”
      --“你爱她吗?”
      --“Yes, I love her.”
      --“是的,我爱她。”
      --“What about me?”
      --“那我呢?”
      --“You're just my brother.”
      --“你只不过是我的兄弟。”
    
      “我想这个也算惊喜对吧?”Dru拉着Gru来到了大厅,“今天是Agnes的生日,没什么好点子就只好做了一些华夫饼,超大的那种。”
      Gru站在大约有两米多高的“惊喜”面前,身躯完全隐没在它的阴影里,回头看了看Dru,心情复杂的扯出一个笑:“我想她一定会喜欢的…”“当然!”Dru兴奋的挥舞着双手,“我们该去餐厅了,来bro,我说过的,这是最棒的早晨!”

    
      “味道还不错,”Agnes评价到,用银质的餐具戳着饼,“不算太难吃就是了。”旁边的Edith听闻,抬起头看看Agnes,犹豫了一下,轻轻的对Dru说道:“真的很好吃…谢谢你准备了那么长时间。”“这没什么,”Dru摆摆手,说实话,他并不在意Agnes或者是其他的谁的话,他直视着离他很远的Gru,等待他的评价。

       “或许你更会爱吃这个。”柔和的女声静静地响起,白瓷一般精致的手将乘着华夫饼的盘子推远,取而代之的是一盘玫瑰花酱饼干,“不知你是否爱这个口味呢?亲爱的。”“当然…我爱这个。”Gru笑着,自然且随意。
      “Dru,你不尝一尝吗?”Lucy转向Dru,精致的笑脸仿佛一触即碎。
       “谢谢,我虽然很想尝一下,但是,”Dru笑着,翠色深沉,“我对玫瑰花过敏。”Lucy用双手捂住了嘴,一副很惊讶的样子,声音中似乎真的很可惜一般:“抱歉…我并不知道你对玫瑰过敏…或许下一次我会试着做一些焦糖布丁?你爱吃吗?”
        “不错的选择,”Dru思考过后回以绅士的一笑答,“下一次我一定会尝试的。”
       
        安静。
       “你打断他们的‘惊喜’早餐了,MAMY LUCY。” Margo依旧头也不抬的在餐桌上摆弄着机械零件,就像是不经意间的童言无忌。
        “Oh,是吗?那可真抱歉。”Lucy一脸歉意的对着Gru说道,“你们分开那么长时间而我还如此打扰……”“没有关系的,Lucy。”Gru打断了她,起身将Lucy的椅子拉开,看她坐下,他们对视然后微笑。
        缠绵眷恋,新婚之人总是幸福的不是吗?
        Dru也在笑,他突然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
        或许是疯子…不管怎样都不会是正常的。

        早餐就在寂静与喧闹中落幕。
        多么可惜。

------
┌(┌ 、ン、)┐求评论求红心心啊…
求梗求感想…我真的会很认真的回复的,不骗你们(*σ´∀`)σ

       真的不骗你们_(:зゝ∠)_
      
       
    
      

Stitches(1)

#stanford(A)/stanley(O)
#ABO梗
#ooc,ooc,ooc渣文笔请原谅(*σ´∀`)σ
    stanley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痛恨过自己的omega体质,从来没有。
    就像现在,他必须要克制住自己的本性,不要像一个急不可耐的娼妓一样顺着残存的Alpha气息扑到刚分化的侄孙身上。
    该死……谁能告诉他和他钱一样重要的抑制剂哪里去了?
    stanley胡乱翻着各种抑制剂可能出现的杂乱地方,即使汗水模糊了视野双腿不住的颤抖也不停歇。
    “在找这个吗?”轻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stanley回头,看到了逆光而立的Stanford--以及他手里的半瓶抑制剂。
     “ford…把它给我…”stanley摇晃着支撑起身体,却随着Stanford的向前而不住的后退直到碰到大厅里的沙发。
     他在害怕,他在畏缩……为什么?
     Stanford因此而不悦,从不掩饰的Alpha气息狠狠地撞向高度紧张的stanley,看他顺着沙发跌坐在地板上,小幅度的颤抖。
    “你真该看看你现在的样子,”Stanford戏谑的钳制住stanley的下巴,对上他那蒙上一层雾气失神的双眼,“就像个只会摇着屁股求肏的bitch。”
    Stanley咬着牙,左右摇着头,妄图甩开那只手,不用Stanford说他也知道,他现在肯定糟糕透了,连低头都不用就能猜到--他现在湿的一塌糊涂。
    stanley费劲的将精力集中对上Stanford的双眼,那里面盛满了轻视与傲慢…也许会有Alpha本性所使的一丁点的欲望。说实话,他真的不期望那眼里会有欲望,那让他有着即将被征服的不安恐惧……反而Stanford每次的讽刺与嘲笑更让他安心,哪怕把他的抑制剂都倒了,把他关在地下室,让他苦苦哀求呻吟的度过了上一个发情期stanley都能原谅他--毕竟他只是一个omega,他凭什么去命令一个Alpha?
    “想不想玩点有意思的?比如说我把这最后的半瓶抑制剂藏起来让你拖着散发着奶香华夫饼的浓烈omega气息去镇上再去买一瓶?”Stanford笑的很开心,不用说那下场一定很惨,或许他亲爱的弟弟刚出门就会被一群失去神智的Alpha摁在地上,先标记、再……
     Stanford松开了手,站起来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想了想还是很慈悲的把抑制剂扔到了Stanley手边,余光看着他把抑制剂胡乱吞下,似笑非笑的转身倒了一杯水递给了他。
     然后他看着刚站起来的Stanley再次倒下,欣赏着他眼里的绝望恐惧。
-------------------
#是的没错,阿福没有标记stanley,因为阿福嫌弃stanley(-ι_- )
#开玩笑而已,阿福怎么会嫌弃stanley( '-' )ノ)`-' )他只是觉得stan的反应很弱势没意思而已。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我需要你们的评论给我灵感(´▽`ʃƪ)